中衛新聞網
中衛政府網 | 網絡舉報APP下載
  首頁 | 新聞中心 | 領導活動 | 印象中衛 | 經濟 | 民生 | 旅游 | 文化 | 法制 | 文明之窗 | 健康家園
工厂上班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中富策略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甘肃快三app正规平台 正规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组杀号 pk10走势图规律 体彩七位数选号最简单方法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安卓
 
消失的扁擔
中衛新聞網(www.bdudsm.icu)   2019-05-29  字體: [][ ][ ] 

  □ 楊應芳

  少時,只要水缸里缺水,母親就挑著扁擔去挑水。做飯、洗鍋、燒茶、洗衣服,用水量極大。家里常年累月喂養著的騾子、驢、羊也要飲水,扁擔的負擔可不輕,每年至少得灌滿兩三窖水,幾窖水挑完用盡,離不開那條弓著身子的扁擔。

  有一天,扁擔終于支撐不住了,一斷兩截,父親便提著斧頭砍下園子里不太粗壯的楊樹,剝了皮,剁了根和枝,用鋸子、斧頭叮叮當當當當叮叮的,折騰個一半天, 新的扁擔做成了,母親又挑起嶄新的扁擔一日好幾個來回。后來兩個姐姐逐漸長大有了力氣,有時會替換一下母親。

  舊時的扁擔就像家里吃飯用的鐵鍋、碗筷一樣,缺了它可不行。生畜、家禽飲水吃食都離不開扁擔。村里人家家戶戶都有扁擔。在家做飯的女人,給田地里勞作的人送吃的,要是勞作的人多,飯量好,送的飯多了,提起來吃力,便擔著扁擔,一頭掛上一只大水壺,一頭掛上飯罐子,有時挑著熱熱的大饅頭,就一晃一晃地去了田里。挑著扁擔總比雙手提著那些沉重的、疙瘩麻什的東西省力多了。

  不管炎熱的夏天,還是寒冷的冬天,母親挑著扁擔的背影,失去平衡的樣子,一走三晃的動作在我幼時的記憶里藏得很深。當水窖里的水被挑完了,全家娃娃大人都去村頭給窖里放水。要是安排的人家多了,就得等幾天幾夜。終于挨到我家放水了,我們一幫孩子游走在水渠兩旁勘察水情。走在最前面的孩子提著馬燈,最威武、最風光。我們一路喊著口號“楊家將,全家上!”漆黑的夜里,我們浩浩蕩蕩地穿梭在柳樹林里,笑聲驚動了整個村子。

  黑天半夜放水,突然水窖里沒聲音了,就猜到某個地方水源斷了。我們又提著馬燈,一群孩子去看個究竟,就為了把水窖灌得滿滿的,然后一桶一桶地用扁擔挑著吃。

  除了挑水,最愛挑著扁擔的是那些貨郎子,村上人叫“呼郎子”。呼郎子就其字面意思也沒錯,漫無目的,挑著扁擔轉悠,到了夜晚哪里方便,哪里露宿的人。

  一些貨郎子經常來堡子梁村就喊“抄顏色了,換針換線,收頭發啰”,孩子們便紛紛前來看貨郎子,跑到貨郎子跟前,先看看貨郎擔子里的花線、針插、頭繩、發卡之類的花東西,男娃喜歡的東西比較少,眼珠子來回轉,沒有喜好的東西,便找話茬兒與貨郎搭話,就像鸚鵡學舌一樣,貨郎說的話,大伙兒都跟著學。女娃的眼睛扎進貨郎的貨筐子里如饑似渴,撿起分了團兒的花線,找到繡花針、繡花用的花繃子、繡花的底樣兒,比劃比劃,撿起花花綠綠的長頭繩,綁在毛辮子上,人群里抖抖,反正哪一樣都想摸摸,哪一樣撿起來都愛不釋手。貨郎時不時夸夸自己的東西有多耐用,有多漂亮。

  看上一陣子,最終買東西的人挺少。家里有女娃的,頭發長勢茂盛的人家,把平時脫落的頭發收拾在一起,搓成鴿子蛋大的圓團兒,專門等貨郎來了換東西。沒頭發換東西的人,大飽眼福后目光便轉移了,仔細端詳起貨郎子來,從頭到腳地端詳。一個貨郎子穿著掉了色的黑布棉衣,腰里系著一根粗糙的麻繩子,手里搖著搖鈴,當啷當啷地響著,他張口一聲“哥”,閉口一聲“哥”的。村里人見的貨郎多了,知道貨郎說的“哥”就是“我”。調皮些的娃娃想在嘴上占便宜,找話頭兒與貨郎子搭話,也口口聲聲的“哥”。貨郎發現這幫毛孩子故意調侃他,便微微一笑,黝黑干裂的雙唇間露出兩排白森森的牙齒。從沒見過貨郎的人,初次聽貨郎子說話,心里就不舒服了,貨郎憑啥給人莫名其妙地當哥呢?有時候貨郎也莫名其妙地遭罵,就是因為他給人家憑白無故地當哥哩。

  大熱天的,貨郎不住地喊“換針換線,抄顏色啰”,他吃一口干糧,使勁咀嚼著,嘴唇裂著小口子的地方,有血順著嘴角流下來,浸濕了微微翹著的胡須。就那個樣子,村里人很喜歡看他,學他說外地話,聽說貨郎子多是甘肅秦安過來的。

  一個大姑娘擠著看擔子里的花東西,偶爾被后面的人擠一下,碰到貨郎了。大伙兒擠眉弄眼地壞笑,說是姑娘看上貨郎了,快跟著貨郎去,讓他用擔子把你挑上去,小心當花針插賣了。大伙兒又一陣爆笑,貨郎肯定聽懂圍觀者的說笑,便咧開嘴笑得甜甜的。

  大伙兒挑揀一通,有頭發的,換些東西,沒頭發的,只能眼巴巴看著。貨郎走了好些日子,孩子們還學著貨郎的口音喊“換針換線啰,抄顏色哩!”看來真的對貨郎的聲音感興趣。

  一個調皮搗蛋的男孩子,村頭游蕩到村尾,學著貨郎的聲音喊“換針換線啰,抄顏色哩!”全村的婦女們跑出去四處尋找,連貨郎的頭發根兒都不見。以為自己腳步慢,嘆著氣回去了。不一會兒喊聲又來了,“換針換線啰,抄顏色啰!”大伙兒出去發現有人裝扮貨郎,便抓住他美美地揍上一頓。挨了打的男孩子邊哭邊說:“不就是學學貨郎嘛,又沒做壞事!”“倒也是,又沒做壞事,憑什么打人呢?”大伙兒互相埋怨著、失落著,陸續進了家門。

  后來我到縣城工作,偶爾去百貨市場逛逛,有一幫人外地口音,說話跟記憶中的貨郎口音相似,他們在市場的一個角落擺著地攤,攤上的貨物更雜,顏色更艷。我每次看到他們總會不由地想起挑著扁擔的貨郎來。

  由于工作忙碌,在老家待的時間很少,就在很少的時間里,再沒見過貨郎子挑著扁擔來堡子梁村,聽說有時也來村里賣貨的人,他們都開著小型貨車。

  現在回家,再也沒看見村里人挑著扁擔擔水吃,因為家家戶戶都裝上了自來水。

 ?。ㄗ髡邌挝唬汉Th回民小學)

【編輯】: 【責任編輯】: 【稿件來源】:中衛市新聞傳媒集團
分享到:
中富策略配资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图 甘肃快三app正规平台 正规期货配资 广东快乐十分前三组杀号 pk10走势图规律 体彩七位数选号最简单方法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 浙江十一选五开奖 北京赛车预测软件安卓